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从今往后我也是鬼天盟的人了,交保护费。

各位老师写的都超厉害特好吃看本需要一边喝水一边看以防甜死!!!

Tsuki:

出来啦辛苦禄老师!!!!!!拖后腿的是咱(手动二哈

禄幽☆:

#炎炎夏日用爱发电躁起来——
#维赛合志《Limerence》一宣+印调

——二十六位圈内老师倾情撒糖奉献的字母二十六题!!

•是糖本,是糖本,是糖本!!!
•甜,很甜,特别甜!!!
•HE,HE,全部HE!!!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洒刀的老师们洒起了糖,洒糖的老师们洒了三斤的糖!!!你还在犹豫什么!!

•ummmmm
•对不起这个主催大概没有什么写广告的天赋_(´ཀ`」 ∠)_
•所以宣传具体请看宣图!!!

【原作:时之...

告别旧生活,就这么难吗?

推荐bgm《my leaving》&《她》(私人爱好)

/ 血、走投无路。

  “不就是坐牢吗,坐牢又有什么稀罕的?”*

  距说再见已经过去几个月,赵公明已经开始整理遗物了,他偶然发现了学生时代的摘抄本——其实他认为自己并没有学生时代,只是个对年龄定义罢了。
 他坐在床边,马不停蹄的回想过去的事。
 
   该隐是在他记忆里出现的第一个人。
如果老师一直在,他就一直活在学生时代,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美德,却在该隐身上体现的很好。
  要说他年青时,该说是非常年青时,从那时的他,直到如今也没有变化,他仍然我行我素...

临终关怀

钟会攥着车票,他站在镶满反光玻璃的进站口前,映出夜空的影子,他没拿任何行李,也没准备拿。
他在今夜突然醒来,月亮悬在好高的地方,他盯着那月亮看了一会,于是就翻身下了床,事先计划好一样,光着脚踩在地上,像是和往常一样,一件件把衣服穿好,像是去工作,上学,一样平常。
月亮穿过云彩在他身上留下影子,在他眼里也留下一片霾,他看着车票上的时间,眼前一片恍惚。
他听着火车轰鸣而过的声音,拖着不存在的行李,穿过空无一人的扶梯,踏上空无一人的车厢,他带着耳机,声音把他与外界隔绝,列车徐徐开动的声音被隔绝在世界之外,于是他没有感觉到运动,也没感觉到前进。他闭上眼睛,视野就像转到了车窗外的景色,人在黑暗里漫游,声音在黑...

人世间

推荐bgmクロノスタシス&Sam Tsui - Shadow
希望可以循环这两首

维鲁特把胳膊搭在车窗上,他划开手机屏幕,了解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顺手删了赛科尔的短信,文字只留在脑海里,视网膜上的倒像换成五彩缤纷的街景。
  维鲁特深知沉默太久使人冲动,于是他决定不在等了,他头脑清晰但不清醒,他的判断力还正常,也明白自己做的这个决定虽然毫无风险,但正因如此,这也毫无意义。
  但他依然随心所欲,内驱力的力量不可阻挡,他很想找赛科尔谈谈,或者是见一见他,他没有思考该去哪找他,只是凭着一时直觉拐过一个个路口,他笑自己在追一阵风,只能永远前进,当风停了,就无影无踪了。
 ...

风波

  随笔

他拿着喝了一半的汽水,在房顶上站起身,楼有六层高,树顶在眼下连成片,还有玉兰花,开的正旺。

   他坐在公交车里,温度不暖不热,让人回到了年轻时,他呼吸着阳光刚升起的味道,脑后的耳鸣声已经持续了一周,把他和这个世界模糊又冷硬的隔离开,于是他带上耳机,听见云下的吉他声,声音清晰可见,似乎有人坐在他身边弹唱。
  路程不长,他思考着演讲稿和复习内容,似乎这两样都没有充分准备,让他觉得今天十分忙碌。老师刚刚发现他打了耳洞,他抬起头看着老师茶色玻璃镜片后的眼睛,无从应答。
  得知自己被侥幸选入市优干,他有点欣慰,前几天收到了老师的贺礼,发现...

苏联

他向后仰,向后仰,一瞬间世界就静下来了,脑袋在磕台阶上,跳过宇宙呈现出雪花屏的频道,看见天堂露出的边角,即使是一块吉光片羽,或是一块海市蜃楼,他也觉得再也不要醒来了,再也不要了。
“再也不要了。”

尽远一场梦刚醒,他还在看着天花板发呆,这时天色蒙蒙胧胧的,他不知道别人是否会在这时油然而生一种疲惫的获释感。
他差不多忘了之前自己做了什么梦了。也许是太真实了,不像一场梦,被留在了记忆里,被融进了记忆里。
他身心俱疲很想睡一会儿来休息,但是做梦会让他更累了。而且天光大亮的时候,他就无处可去了。
他把眼睛藏在胳膊下边,就看不见光亮了,他回想近几天发生的事儿,迟早要发生的事。
好像人生失去了重力,无所依的漂泊。...

我要去地底的深处,那里还有风吗?*

建议搭配bgm《September》—earth,wind &fire
然而只是建议

赛科尔一脚把油门踩到底,甩出星辰好几万公里,他肆无忌惮的吹着口哨,所有车窗——全部打开。
风把他的头发撩乱,发动机声让人热血沸腾,他恰好喝了点酒,在绕城高速上漫无目的飙车,目的就是重重银河驻扎的天上。
有他妈什么办法?没什么办法。
他仰望万千星辰,马上与他们并肩。车速每秒十七千米,脱离万有引力*。摘去氧气,在真空扎根疯长,开枝散叶,以求向上。
塔帕兹的夜风一点也不冷,空气加温到爆炸,在耳边快乐的嗡鸣。
他们在喊!在叫!追求自由!急于解放!

赛科尔拉开身边啤酒的拉环,然后一口气儿喝光,金属罐被随手扔在窗外,等路...

1 / 5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