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算了,不早了。”张绣打断贾诩的回答

bgm:《你好》康士坦的变化球or《时间杀人事件》安全着陆

“绣,那天你到底给我说了什么?”

贾诩接起张绣的电话,他诧异,按理说张绣现在不该给自己打电话,最出格就是发个短信,张绣的声音传来,贾诩仔细听电流背后的声音,似乎有熙攘的人潮声,张绣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松愉悦。

  “什么事?”贾诩问,张绣说 :“停了吗?”贾诩疑惑,张绣补充:“火,我出门忘关火了。”贾诩了然,回答:“我给你关了,汤我盛出来一碗给你留着。”张绣听了很是开心:“谢谢先生!”

   贾诩挂了电话,张绣的外套挂在走廊,他心想是时候收拾了,但是他只是坐在哪里,看着鞋...

询问生活时他们总说习惯就好

  于是在无名的深夜他也会想:回到阔别太久的房间里,那里长久无人到访一定积了很多灰,在实木地板深深地纹路上,在棉麻床单的缝隙里,在窗台上,水池里,还有那块本就十分斑驳的瓷砖上,排水口狰狞的暴露在外边,积攒了许多污渍——这里本应有一台洗衣机,它被毫无征兆的搬走后,这些多年没有清理的痕迹就赤裸裸的袒露出来。

  尽远看着窗外青山被夜色浸湿变得深沉,山尖上的积雪亮得发光。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窗外的山峦连成一片,伟大的崎岖也在渺远的空地上变成了褶皱。房间四周空荡,也十分开阔。半夜的寒气被风送来,无需开空调,连电扇也免了。

  他...

走马观花

   是唐温,观看预警,改了一下

     是我,假如我有多一张船票(fare),你原唔原意同我一起走。

   温莎把电量所剩无几的手机放进口袋里,接上电源还能有一线希望,可是他必须走了,要去赶最后一班电车。
  他最终还是来晚了,但是视线的远处出现了车灯的光芒,电车由远到近,车灯的光芒照亮他的脸后径直向前,打穿了一片黑暗的空气,他从列车的后门上车,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在电车开动的颠簸中,他的视线扫过一排排的空座位,靠窗坐在了第四排。
  车里放着的音乐有明显的电吉他...

记忆碎片

  那天你感冒了,死也不愿回家歇着,店里早停电了,桌子上摆着一支支蜡烛,你蜷腿窝在吧台椅上盖着我的外套,看我把蜡烛一个接一个的捻灭。整条巷子都黑灯瞎火,我突发奇想的问你,带你出去转一会吧?
  你坐在我摩托车后座,穿着我的外套带着我的围巾,手揽着我的腰,我问你手冷吗?你就把手揣在我的口袋里。你说话,声音的震动在我背上温润的传递。
   商业街半夜显得冷清,你要了一碗双皮奶,边走边吃,你怀念节假日的人潮拥挤张灯结彩,我们提议要不要去打电玩,你说不清醒;看电影呢?电影院已经关门了。我们压了会马路,你发烧胃口不好,没有吃太多东西。
  回到店里远远看到窗口...

见骨

 乱写的,神志不清

<人情事故>

  • 开口

  唐晓翼沉默一会,眼睛看向镜头,直视着臆想出来的世界,眼神阻断屏幕外的视线,他回答:“你太痛苦、自私、阴险狡诈、自以为是,不过还是要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活不到现在。”然后他转开视线,电流声噪点突然扩大,刺穿耳膜,割伤神经。

   红色的返回键被一次次按下,声音重复从唐晓翼第一个笑声在喉咙里发出,到他眼神无奈,眉眼间的笑意被压抑,最后一个音节发出了

  • 一声叹息

  温莎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感召,直到这一刻之前,死亡只是一种幻象出来的恐...

Declude

 合志稿,混更

  I love you

“对,我是负隅顽抗的人。”
“我也一样,我爱你。”
不久后赛科尔给维鲁特去过电话,他抱怨道,他最受不了地下室那一群哼哼唧唧的娘们儿,整夜整夜和全世界的男人腻歪,睁眼闭眼根本睡不着,即使她们睡着了,也在梦里念叨,似乎是一刻不停的地翻身,墙缝里的老鼠都比他们文安静。
维鲁特此时风华正茂,年轻时享受有带空调和无线网的学生宿舍,拿奖学金和各类奖金几乎齐平与寒酸学子的生活费齐平,他现在正事业有成,公寓干净整洁,交通便利方便,水电网一应俱全,两地之间贫富差距有十万八千里,但是事实上却与赛科尔的直线距离却不超过五公里。他沉默半晌,妥协一样的地问赛...

通往岁月楼层的应急灯

你要开口吗

从今往后我也是鬼天盟的人了,交保护费。

1 / 6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