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见骨

 乱写的,神志不清

<人情事故>

  • 开口

  唐晓翼沉默一会,眼睛看向镜头,直视着臆想出来的世界,眼神阻断屏幕外的视线,他回答:“你太痛苦、自私、阴险狡诈、自以为是,不过还是要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活不到现在。”然后他转开视线,电流声噪点突然扩大,刺穿耳膜,割伤神经。

   红色的返回键被一次次按下,声音重复从唐晓翼第一个笑声在喉咙里发出,到他眼神无奈,眉眼间的笑意被压抑,最后一个音节发出了

  • 一声叹息

  温莎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感召,直到这一刻之前,死亡只是一种幻象出来的恐惧,成为任何为所欲为的借口,他竭尽反抗过命运的不公,他想起唐晓翼给他说,剩下的几年要怎么挥霍才好?当时温莎只是漠视他的问题,将死之人的挣扎他从来都懒得理会的,唐晓翼偶尔会和他提起,每一次旅程发生了什么九死一生的事故,温莎有时候会听他说完,但更多的时候是打断他,告诉他“这次差点又让你早死几年吗?”

  温莎坐在靠窗的位置,瞥眼向下看,唐晓翼站在学校围墙边上,温莎沉默不动,低着眼看他把校服外套脱下来塞在书包里,然后退后两步把书包扔出墙外,温莎抄完讲义。唐晓翼踩上墙边突起的花纹,纵身跃上墙头,温莎看他就要逃学成功,也想转过头去认真听黑板上那道画满标记的难题。

  唐晓翼突然转过头来,举高手向他打了个响指,温莎愣了一下,皱起眉不屑的看过去,唐晓翼冲他眨眨眼,不知道是距离太远冲淡了声音,还是唐晓翼只是做出口型冲他说话。温莎辨认唐晓翼笑意里传递的信息,他说

“给我打个掩护,谢谢啦,好朋友。”

  温莎看着唐晓翼给他的朋友们讲述又一次的经历,或者在课堂上和老师顶嘴,整个大礼堂都兴致勃勃的欣赏这场闹剧。他很多次嫉妒或向往过唐晓翼的这种生活。他总是宽慰自己这是命不久矣的挣扎,临行前的狂欢来平衡自己的心理。

  温莎不齿于他的嫉妒,他又一次重复,自己一辈子还很长,要做的事是要规划好了慢慢完成,他相信自己才华横溢,成功的人生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死亡的期限降临到眼前时,所有的计划都被打破,爱慕虚荣只是功亏一篑的幻想。他也开始挣扎、不甘、愤怒、寻求希望、歇斯底里又不得压抑。

   他也尝试过放纵人生,可是他毕竟不是另一个唐晓翼,他打不破自尊的戒律。温莎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自习,其实他没有必要留到那么晚,直到唐晓翼出现在教室门口,他抬头的时候对方低下头,眼神在空气里相撞。同情心已经没有借口继续维持了,嫉妒也没有理由被隐藏。温莎飞快错开这个眼神,他戴上口罩收拾好书包,冷着眼走到门前。

  唐晓翼倚在门上,温莎站定,看着唐晓翼的眼压下眉头,他说:

“唐,别站在这挡着门。” 

  唐晓翼稍微错开身子,温莎记忆里他总是在笑,这次他也玩味的等温莎走出教室后发问:“您今天吃火药了没,公爵?”

  温莎回过头,唐晓翼没等他开口,抢先开口:“你明天不会还想在学校里煎熬一天吧?”

  温莎站住脚,但回过头去背对他,冷笑一声回答:“我不是你,我还想多活两年。”

  “是是”唐晓翼点头“您的命比较值钱。”

温莎头也不回的走下楼梯,唐晓翼就直起身来跟上他,在他身后发问:“你就这么拒绝我了?”唐晓翼的法语很好,但是温莎很少和他用母语交流,他也就很少说。唐晓翼开口,用法语重新重复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温莎回答,不行吗?两个人沉默的走下一层楼。

“温莎。”唐晓翼突然打破僵局“如果你答应我,就相当于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是要还的。”

   “是吗,我觉得无所谓,我又有什么事劳烦你呢?”温莎反问。

  温莎站在雨幕里,校车的光穿透晦暗的颜色,穿透晦暗的心,他循着时间前进时不可抗的摩擦力,暂时能回溯过去。

   死亡的感觉的转瞬即逝的,留下的只有千万次重合的一声叹息。他坐在列车靠窗的座位上,一帧帧景色被他居高临下的俯瞰,校园围墙下,唐晓翼翻出墙去,又回头看他。他错开视线,不想再分辨唐晓翼到底还要说什么,这是温莎第一次

  • 探访尤加特拉希

   温莎检票下车,他想起临死前给唐晓翼写了一封信,时隔多年,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他整理了一下手套,几年过去他已经适应了皮肉剥落的躯体,但是不适应脱离轨道的生活,每一次回到尤加特拉希,他想起哲学课上缸中之脑的思辨问题,唐晓翼说,中国有个故事是“庄周梦蝶”。

  温莎回忆故事的内容,依然能记起唐晓翼讲述时的声音,他记忆中的每一个情节都是唐晓翼面对他的虚影,心底的众神之声也没有剥夺这段回忆原本的相貌。温莎走出车站,只是看见熟悉的校园,围墙已经被翻新,但是依然挡不住某些不知好歹的学生,温莎想起自己并没有带学生证,只好在围墙边徘徊了一会。

   “温莎?”唐晓翼在身后问他,温莎回过头去,看他捡起地上的包,看来是刚刚翻出来。温莎扯了扯嘴角,并没有说话,唐晓翼抖了抖校服外套上的灰,问他:“你怎么样?最近。”

   温莎只是回答还可以,劳您费心了。其实他这几年过的毫无起色,只是活着而已,但是只要活着就还什么都有,不过他没说,其实说了唐晓翼也不在意听。他见到唐晓翼其实是有些讶异的,温莎看着唐晓翼说:“真没想到你能活到现在。”唐晓翼轻笑一声,回答他:“你就这么着急要我下去陪你?”

   唐晓翼催促快走了,逃学出来还是应该快点离开作案地点的。温莎还是看不惯他自作主张,奈何唐晓翼又抢先问他:“走吧,你想去哪儿?”

   温莎想起来今天有画展一直想去,不过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的问题,既然唐晓翼问了,他也就如实回答。

  “你这么多年感兴趣的倒是还没变”唐晓翼点点头

   学校附近的交通不是很方便,唐晓翼站在校车隧道口,和温莎闲聊,他说:“你走了以后,逃课没有人打掩护了,虽然乔治可以,但他太不靠谱了,总是出卖我。”

  温莎回答他:“我不说是因为说了也没有意义。”温莎顿了顿“这样你就欠我一个人情,日后要还的。”

  唐晓翼很快笑了一声,转头看向他:“我过来找你,这不就还了吗?”

  公车在站牌停靠,多了丝毫的重量驶进隧道。温莎摘下斗篷的兜帽,从包里找到画展的简介递给唐晓翼。唐晓翼放在两个人中间。开始讨论参观的顺序,唐晓翼看着温莎带着手套的指尖划过展厅地图,温莎合上展览册:“这可能是你人生里最后一趟公车了。”

  唐晓翼转过头来看着温莎几年前的眼睛,他第一次注意温莎眼里盛着的蓝色那么明晰,温莎看着对方,眨了眼睛,皱了皱眉转过头去,唐晓翼看到他低下头去咳嗽,温莎靠窗坐着,唐晓翼伸手把他身后的车窗关上。唐晓翼递给他水,温莎没有接,唐晓翼问:“那么多年了,你还一直这样吗?”

  温莎回答他:“好了很久了。”地铁到站,唐晓翼先他一步走下地铁,他看到温莎摘下手套,灰白色的骨节像是从袖口抽出生长,暴露在早春的空气里,唐晓翼问他:“不冷吗,我记得你挺怕冷的”

  温莎走进展厅。回答他:“不冷,我没怕冷过。”

 唐晓翼站在温莎旁边,温莎看着眼前的油画,他低头,太阳照进来,金黄的睫毛覆盖了眼睛,唐晓翼转头看他,温莎抬起眼来问他:"还记得吗?"

  • 奥菲利亚*

  温莎坐在二楼的咖啡厅,唐晓翼坐在他对面要了两杯咖啡。

  温莎接过他的那一杯,他没喝也不想喝。唐晓翼看他转过身去咳嗽,温莎深吸一口气,胸腔的肋骨没有了起伏,唐晓翼安静的看着他,温莎想告诉他:“真可惜,我这一生最后一天没见到你。”

  温莎低笑,他好奇已经不是第一次回到尤加特拉希,为什么还是先回到了幻象,他抬头重新审视唐晓翼,重逢的感觉这才一涌而上,感情是血肉模糊的还是真实的,温莎看着唐晓翼记忆里清晰的面孔,站起身说:

      “终于到了。”

  温莎站到他身边,唐晓翼看着对方,温莎冷笑了一声,唐晓翼没来的及开口,温莎先跨出一步伸手要求一个拥抱,唐晓翼偏过头去,下意识把他揽过来,温莎骨骼的形状硌在他的胸腔,唐晓翼没有松手,想象对方的心跳声。

唐晓翼在他耳边说:

  • “好久不见,好朋友。”

  唐晓翼看到盘虬的枝干蜿蜒,像心脏上的青筋扭曲抓住地面,深入泉眼里,一瞬间,他觉得有什么画面闯入记忆。
  他感到眼睑间的凝滞,缺氧的混沌让他神志不清,他抬起眼看见一片模糊温莎湛蓝的眼睛,他说:“尤加特拉希是思念之国。”
  幻象和梦一样,都在记忆里留下虚假的感受,他回忆温莎裸露的灰白的骨眼前节的僵硬触感,他回忆那个拥抱,感到虚伪和胶着,温莎嘴边的笑容和争吵的声音都幻化成气泡,他又将头低下去,仿佛这样可以借力去对抗死亡,温莎的眼睛在模糊的虚影间失踪,他视线被闪烁的电光火石占据,盘虬的枝干在眼前消失,学校车站隧道、温莎咳嗽时低下的眼睛,裸露出苍白骨节的手掌,记忆从脑海中的虚像抽离到眼前,凝结成实像。许多帧溶解在一起,唐晓翼抬起头,视线对上想象出的那双眼睛,他开口说话,虽然听不清自己的声音,耳边呼啸而过的还是扭曲的气压夺走的风声,他伸出手却又把眼睛垂下,温莎又问他:“这样我就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是要还的。”他努力回想,这句话是从他口中问出的,而自己如今被对方反问,他在逼仄的黑暗里开口,没有看到对方一闪而过的难得的温柔。
  他只是开口,是笑了或者没有,声音和脑海中四面八方涌上的潮水重合,他也困苦,一样走投无路,穷困潦倒:
      “好朋友……”

  • 回声

   唐晓翼补充:“他到底是怎样的人,我先想起来这些词,最后思考在三,还是把痛苦放在了第一个,我应该欠他个人情,不过还不还大概也无所谓了”

   有的时候唐晓翼也会回想尤加特拉希的冒险,但是回忆里痛苦都是模糊的,窒息的疼痛和死神的面孔之存在于死亡的那一瞬间,只在记忆中有一霎那的位置,但是幻象中有一个拥抱,他的脑海里还能拓出对方骨骼的形状,还有他的声音语气。

  他清楚的明白温莎彻底死了,苟延残喘的延续也不存在了,直到他在漆黑的梦里醒来,脑海中回放被重复的挣扎

   温莎伸出手来,看着他,但却眼神冷漠:

“好朋友,救救我,好朋友,救救我。”

 

  *灵感来自《代号D机关》中“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一句。

开头灵感来自《星际穿越》

评论(15)
热度(33)
  1. 白鸽曰个十百千万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地心一万里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的好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太好吃了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