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记忆碎片

  那天你感冒了,死也不愿回家歇着,店里早停电了,桌子上摆着一支支蜡烛,你蜷腿窝在吧台椅上盖着我的外套,看我把蜡烛一个接一个的捻灭。整条巷子都黑灯瞎火,我突发奇想的问你,带你出去转一会吧?
  你坐在我摩托车后座,穿着我的外套带着我的围巾,手揽着我的腰,我问你手冷吗?你就把手揣在我的口袋里。你说话,声音的震动在我背上温润的传递。
   商业街半夜显得冷清,你要了一碗双皮奶,边走边吃,你怀念节假日的人潮拥挤张灯结彩,我们提议要不要去打电玩,你说不清醒;看电影呢?电影院已经关门了。我们压了会马路,你发烧胃口不好,没有吃太多东西。
  回到店里远远看到窗口亮着,知道是来电了,有发觉走的时候没有检查是否关灯,你神智不清的走进浴室,我在门口守着你,等你带着蒸腾起的雾气出现,我就把浴袍披到你身上,把你裹在我怀里,你躺在松软的被子里,看着我走进浴室,我出来时你已经睡着了,我拿出平板开始看不知道第几遍锦衣卫,你一会就醒了,突然有点饿,去对面超市买了面包和薯片,挨着我趴着,陪我看不知道第几遍锦衣卫。
   你翻过身去,我也翻身面对你,把你揽进怀里,胳膊越过你的肩膀拿着平板,你听着剧情和我吐槽,这会知道我看完电影你还没睡着。我摸摸你额头,你没有退烧,但是已经清醒了,我和你一直说话,夜幕降临的时候仿佛比平时拥有更多的时间。
   我觉得那天晚上很好,我很平常的带孩子出去逛街,虽然你比我小不了多少,这样的机会不多,我后来仍然看过几次锦衣卫,同样的怀念起那个无所事事的晚上。
  几年前我很期待你的来信,你会给我汇报近况,也会给我嘘寒问暖,你知道我没有回信的习惯,只是一封一封的阅读你的来信。你也给我讲了很多事,有的时候也会给我寄明信片和其他纪念品,你定期会给我汇一笔钱过来,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哑然失笑,我不是你的父母也不是你的监护人,但是你说,这样我会觉得你长大了,觉我教给你的东西也没有教,没有白为你操这么多心,我应该为你感到自豪。
  我为你自豪,我也觉得这样的情感让我感到舒适,付出总有回报。
  你最近给我发邮件,附件里每一张照片我都有看,有一次你公寓停电了,你拍了一张窗外的月亮发给我,你说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店里停电了……
  其实那次我根本不记得,但是看你的描述,我脑海中渐渐能勾勒出大体的感觉,还有某些零星的事情和对话。自此之后你经常给我说这件事,我脑海中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渐渐每一个画面也都固定了,形成了记忆中特定的感觉。
   你还会问我这个合同该不该签,或者别的工作问题。我一开始也会讶异你是那么相信我,转念一想,我是你的老师,指导你就是我应尽的责任。其实很多事情我是很清楚的,但是有些时候不必去考虑,我可以尽职尽责,你也耐心学习。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
  有一年大年初一,我刚从家庭聚餐中脱出身来,回到家就听见敲门声,我趿拉这拖鞋去开门,你熟悉的身影就站着我面前,我很惊喜,让你抓紧进来,你进屋把手上拎着的东西都放下,然后来拥抱我,你和我一般高了,你来了我挺开心的,像抱一个孩子一样拥抱你,你身上带着冷气,很快在我身上消散掉了。
   你说你是专程来看我的,你很久没有回国过年了,我没有问你家人怎么样了,你大概也不想回答,你和我聊了一会,然后把很多东西拿出来给我看,我记得有很多文学奖的证书,或者很多写生的草稿,你有写日记的习惯,你仍然还有写生的爱好。
  你当初考的是美院,这是你第一次和家里人吵架,你跑来找我,你说你知道你爸绝对不同意,你也不一定拗的过他,你来问我,说我怎么看。
我是支持你的,这是你人生里第一次自己做一个重要决定,你做事不会冲动,我相信你。你很开心,也如释重负,你说就是想确定到底还有没有人支持你的决定,你说,老师,这次不管我爸同不同意我都要去考,他拦不住我的。
   我也感慨孩子大了翅膀硬了,你很聪明,我记得你高一身体很差,休学一年,但你没有复读就直接读了高二,高一的寒假你来找我补课,主要是物理化学,你理科很好,非常好,高二已经能正常听课了,也没有落下,甚至得过全区物理竞赛的奖,你给我说,老师,辛苦你了,谢谢你。
   我说,不辛苦,到了高三,你比我辛苦多了。
   你去艺考的路费借的我的钱,说是借,是你非得要还,你爸还是妥协了,但是他除了同意以外一概不提供任何帮助,但是同意,已经是很慷慨的宽容了。你说多亏我支持你,不然你也不敢和你爸讲条件和他抬杠。
   你这话让我听的挺不安心的,我告诉你,我只是支持你可以去考美院,没有支持你和你爸翻脸,也不是我给你的勇气,很多事情是要坚持,但是还是要和家里人好好商量。
  你笑笑,说,我不会出卖你的,放心吧。
   我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你这话说的很不在理了,但是转念一想,小孩子,青春期叛逆很正常,你到底还是个孩子,这样也没什么。
   你毕业还是跟着你爸工作了,你说,你爸总是给你说,大学四年你就浪费了。你跑过来给我抱不平,你说你郭叔叔大学读的声乐,你爸还觉得挺好,哎……
   我也觉得挺好啊,读美院挺好的,你听这话就开心多了,又和我聊东聊西,我也很喜欢听你讲这些,我七八年前,也在毕业找工作,当时感慨,我已经当了你七八年老师了。
  初一那天我问你晚上留下吃饭吗,你怕麻烦我,但一看表已经四点了就答应了,六七点的时候天刚刚擦黑,你师娘和孩子们也回来了,子元见面叫哥哥好,你就笑的很开心,你给我说你弟弟总是叫你爸爸,我孩子见面就叫哥哥,真好。
   我知道你不在行看孩子,我坐在外面陪孩子看电视,你在厨房和你师娘做饭,你有点见外,我就进去调节调节气氛,进去一会你师娘就嫌厨房挤把我赶出来,让我出来看孩子,你和她边聊边笑,我觉得你很久没过年了,今天应该挺有年味吧。
   去年你说,新年快乐,给我寄了一本绘本。
   虽然发件人写的你的名字但是也不你发来的,你还在住院,但是也会发定时邮件给我,给我说说你的近况,有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能听出你正在生病,你告诉我是肺炎。我希望你多注意身体。
   那年正月的时候你又给我打电话了,往年你爸总会感慨,今年又到你郭叔叔本命年了,可是郭叔叔已经不在了,你爸也早走了,就成了你来给我感慨了。我和你开玩笑,也许是天道好轮回吧。
   今年我还会收到你的定时邮件,你祝我新年快乐,这是我收到你的定时邮件的第六个月了。已经半年了,我已经习惯阅读你的来信了,我觉得这还很浪漫的,很符合你的风格,但是我不知道离最后一封信还有多久,我希望一直能收到你的来信,我还会点开附件里的每一个照片,或者看看你写的文章或者诗,你知道我没有回信的习惯,只是一封一封阅读你的来信。
   这给我一种错觉,好像你还一直活着,我仍然在心里期待,哪一天你会敲我的门,我开门就看见你站着门口说老师好,您辛苦了。
  等到教师节的时候你还会不会祝我节日快乐,问我你有没有让我自豪,你是个挺好的学生,我也为你付出了不少,我确实为你自豪。
   我这次给你回信了,你会不会觉得非常意外,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认真读,毕竟聊天又不需要像听课那样认真,还要记笔记。
   我常常想,你经常给我说的那个晚上,到底有没有经历过,实话说我对那天的很多记忆都来源于你的描述,但是这不影响我每次看锦衣卫的时候还会想起那个晚上,想起你活着的时候,我还是很感慨,每次过年我还是会给你准备点儿点心,毕竟你也在我家过过年,每年过来坐一坐也无所谓。
   祝你新年快乐,事业有成,阖家欢乐。

你的老师:司马懿
2019.2.4
                                      
*片段灵感来自 《流泪的故事》                        
  

评论(8)
热度(14)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