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维赛】灾难预警

无聊产物,所以也很无聊。脑洞源自双方瞳色。
红与蓝 火山与海
虽然看不太出这个脑洞。

老人把车推的很慢很慢,却有车轮飞过掠起一阵被薰暖的风,轴链无声的作响带动衣角的猎猎声。赛科尔用脚蹬住了车,锁链惯性的转了一霎就停了。
  “维鲁特——”
码头来来回回的大小船只无动于衷,我坐在海边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却没有整个转过头去
与他对视。我朝前看去,叮铃的车铃惊起了低声腹诽的鸥群,塔帕兹的海风掀起汛期不安定的浪流。赛科尔把车子停在一旁,我没听见他落锁的动静,脚步声就忽的由远而进。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嘿,维鲁特。天气不错”他笑了起来“你怎么样?”客套的寒暄相比中规中矩的生硬问候活跃有满载轻浮。
“不坏,谢谢”我不动声色的回他的话。仍看着一片片风帆和欧群翻起的白色。塔帕兹的海水澄澈的模糊了水天相接的分别。
  我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谈论着那些无聊的琐事,我没有认真听他的讲述,思维走神想着近来接二连三的台风海啸预警和汛期不安定的船只出港条例。波涛汹涌的动荡不安,和蛰伏在清冷海水下的火山,继而动荡的狂澜和灼烫的红。
他突然转过头来看向我,眼睛里映出我的目光,我忽然觉得。
那似乎不远了。
近来令人神经紧张的各种灾难预警还没波及到山川易景的程度。塔帕兹本来就是座岛屿,诸如此类的灾害也见怪不怪。
“赛科尔。”我打断他的声音“如果海啸席卷,你如何脱身。”
什么吗。
“别笑我不会游泳了,要是海啸来了游泳能逃命的话,成千上万的人都能逃出生天。再说了,越不怕死的越先遭殃”
他笃信自己奇怪的观点,丝毫不在意某天诡谲和海风卷起波涛。
台风海啸火山地震精密的构成了塔帕兹的灾难体系,虽然人们的保护意识和灾难预警减少了一部分伤亡,但每年的洪涝灾害都如期而至,毕竟科技如何发达,也不可能战胜洪荒之力。
“维鲁特,说不定那一天——”他指向远方
“他们就是塔帕兹灭顶之灾”远处海浪无辜的翻腾。我对他嗤之以鼻。
“喂,是谁刚才问我那么不切实际的无聊问题”他冲我抱怨。
“等到哪天熔岩和海浪汹涌澎湃,在讨论这个就太迟了”他补充。
“没见过有人希望自己的国家迎来末日的”我不动声色的回敬他的夸夸其谈。
“真是。”他腹诽。笑着看向我。
深蓝色瞳孔里我看见了自己的眼睛。
“亡命之徒”
他不置可否
远处的海浪略显动荡,不知道蛰伏这那一天会炙烫的末日

评论
热度(27)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