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俗话说人】径庭

原曲是吃了朋友的安利:《在楼上狂敲铁门的老女人》

招唱

最开始是考试的摸鱼。个人认为维鲁特和赛科尔虽然真的大相径庭,但骨子里是一样的。例如官方的 

"你我不过亡命之徒"

维鲁特视角和赛科尔视角分开,最后一段就不用刻意分了

维鲁特视角明显顺手


十几月的风拧成

一股僵硬的绳系紧

离陆浪屿与河

(有)说摧枯拉朽的我 轰乱帆上的鸽

但看矮山上我 疏远所有

飓风与激流 却有另一面孔

他未沉默 向不可及漩涡

悄无声息 成千万中一个


对折世界把东西重合 测量天地间有一个我

愈甘深陷浪与重荷 愈跻身幸存名额

是某天大陆重新分割 抑或燃烧后相同骨骼

还是某一刻天壤相隔 岸上的我


几十里海陆压缩

倒灌红熟的海淹没

放眼一片炽热

(和)无处声张的我 该倒下(哪)一个

人从分开面孔 举手投足 映射是你是我

点一把火 万千憧憧从我 开始婆娑   


撑满岁月扯一帆风波 丈量回忆里同一个我

愈怕时间无可奈何 愈揶揄百万烈火

该是我眼里难容湖泊 偏折断桅杆冲散鸥鹤

俗话说人无一振翅扑火 指点背道而驰的我


听闻溺毙在洋流烈火 相隔八万里那一个我

俗话说人燃烧仅剩躯壳 一扬飞尘一池泡沫

多少光阴撕下就翻过 多少经纬最后都重合

但多少面孔形形色色 不必有我




评论(10)
热度(15)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