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俗话说人】天有风云-3-

狂风和暴雨是无罪的,但这里有座城市

#这一切关于死亡和爱#。
#灵感来源于《往生情书》#
#部分剧情有借鉴#


开水冒着泡被灌进暖瓶里,赛科尔坐在一边摆弄花花草草,维鲁特伸手递给他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赛科尔抱着杯子看窗外刚刚腾起的团在一起的白云,映在海面上成了激起的浪花,现在大约是早上七八点,太阳不温不火的窝在海风吹拂的天幕上,赛科尔一边摇晃着咖啡勺,碰在杯子上叮叮当当的响,一边听维鲁特练琴,同一段音符在耳边翻来覆去的响。赛科尔拿着笔编造他的研究报告,笔慢慢吞吞的摇晃,赛科尔喝了一口温热的咖啡,之后补充了一句。

“有点苦”

维鲁特没有回他的话,这句话就变成了赛科尔自个的自言自语,维鲁特站在身后继续练他的琴,赛科尔继续漫不经心的写他的报告。两个人不再交谈,直到维鲁特最后一次将曲子拉完,赛科尔也放下了笔,把本子随意地放在一边,把剩下的咖啡喝完,

“你编不下去了?”

“我编不下去了。”

维鲁特表示了对他考上大学的途径深表怀疑。

他们吃过了简单的早饭,做完了各自该做的事情,而现在还离中午有一段挺长的空闲时间,赛科尔无聊的转着笔,和维鲁特谈论今天的行程安排,意外发现对方似乎也无事可做,赛科尔趴在窗台边,太阳的光折射在他旁边,激起细小的光点。和维鲁特有一搭没一搭的提着不靠谱的建议


“去镇上走走吧,总不能一直呆在海边嘛”赛科尔看向远处红的黑的房檐,拍了拍身边的维鲁特。

于是他们并肩走在红色砖块铺成的路上,维鲁特顺着路标往镇上走,赛科尔和他漫无目的说着话,跟在维鲁特的身后踏过砖缝里挤在一起的青苔,两个人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兜兜转转,聊着毫不相关的话题,晒在阳光下的影子摊成一片一片,维鲁特看了一眼表,提议应该讨论午饭的问题了。


他们走上吱呀作响的楼梯,木板因为阴雨天气变得湿软粗糙,赛科尔抓着维鲁特的手腕不说话,就刚才在海滩上的时候一样,室内令人倦怠的温热空气入侵被冷空气占据的被呼吸系统,水汽的味道让人困倦,他们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不发出任何声响,只听见维鲁特转动房门钥匙,锁喀鞳打开的声音还有令人熟悉的吱呀声。

窗帘没有关上,可以看见窗外风雨大作的天,狂风摇晃着窗外的旗帜和枝丫。

赛科尔把胳膊支在窗台上,点了一支烟。听着风雨敲着玻璃。

“赛科尔。”维鲁特在他身后止步。

“嗯——怎么了”赛科尔转过身来。还有水珠从他发尖上滴下来,顺着脖子再落进衣领里。

赛科尔被猝不及防的摁在了窗台,维鲁特的呼吸在他耳畔作响,继而被仰起头摁在了身后泛着水汽的玻璃上,维鲁特侵略性的占领了对方的唇舌,赛科尔拿着烟的手被举过头顶摁在玻璃上,另一只手揽着维鲁特的肩颈,两个人的吐息纠缠在一块,赛科尔冰凉的手被拽了过来,烟头掉到地下,维鲁特放开他。听见赛科尔颤抖的呼吸起起伏伏,和急促的心跳,还有远处大作的风雨。


维鲁特提议回去吃饭,因为镇上的午饭时间过于喧闹,而赛科尔却觉得来到镇上不就是为了摆脱海滨的过分寂静吗,两人形式简单的争论了一番,最终毫无悬念的决定再回到他们那间临时宿舍,赛科尔一边往回走一边发着牢骚

维鲁特对他的抱怨无可奈何,再隐约能看到他们宿舍铁栅栏围起的花园时,赛科尔分外失望。

维鲁特转过头去笑了一声。

“行了别笑了”赛科尔扭过头来。“有意思吗你”

“明天吧”维鲁特让了让步,和赛科尔妥协。

这也真是个无聊的妥协

远处疏疏朗朗的绿色的灌木,在海风里沙沙的响

  • 好像一次比一次短

评论(7)
热度(16)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