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练笔

《我将死前所看到世界的一切》

*灵感来源于第七天


我能够听见风的声音,扬起的沙子和雪混在一起,抽走的空气让铁锈和薄荷糖的气味浓度升高。四肢不能被支配,痛觉畅通无阻的被神经运载,然后被真空牵引向上。

这就是最后所有见闻了。


我现在站在我所熟悉的土地上,没有左顾右盼的必要,我生命里所有的进程都被强迫终止,被剥夺了所作所闻的一切权力。

有太多事情是值得捶胸顿足的了,我无法想象我看不到的未来,太过紧张不安和无可奈何。

我有点想哭,但这已经不可挽回了也没有必要去掉几滴没人看的见得泪。

我要绕过层层叠叠的院墙,才能站在送走光阴和沉甸甸的期望的那条路,我试着回头看,看到的只是我想看到的。所有的人都负这手等待凶多吉少的结果

我忽然笑了,这种担心可能有点多余。这是理所当然的犹豫,就像不一定有了抗生素就能就一条命。

然后我转过头来,向那条路延伸的方向迈步,然后我开始跑起来,就像不久之前那样,周身的景物转换的飞快,我不知道我是否能看见想看见的一切,也不知道他们是真是假。

不是所有诗人都能写出属于这个世界的诗。

他离常人所见所闻的太远了,但是星辰日月都停驻不前,他们是否也从这诞生,或者向我一样在这像个摆设,没有光也没有温度。

我顺着地上马蹄的脚印一个个前进,还有遗弃的重量超标的各种负重。我开始回想我说过的话是否起了作用。我希望能找到什么凯旋的气息,实在不行任何什么准确的答案也行。

我承认自己太过冒险,因为这时候我心里也没底。

而且我毫无回天之术了,即使我再有办法扭转这个局面,也不能扯着嗓子喊着谁也听不见的话。

得了,总之我不会大难临头。

因为谁也没有办法了。

我有开始掉头往回走,我不知道现在过去了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总之不可能过去几年。

我一直在这苦思冥想所有的起因经过和结果,现在该往回走了,其实我不应该参与这些毫不相干的话题了,我开始庆幸现在的自己

四肢轻快,思维清晰,体温正常,心率稳定,呼吸顺畅。

我有一切正常的情感和表达他们的途径,但是大概没人听我说。我还不想这么快被逼疯,但是我相信我的心里建设应该足够强大

我又来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

我开始回忆潮水一样的世界能留下什么

我生命中的三分之一在这度过,我们拥抱过成功,像一家人一样喝过酒,也在都心惊肉跳后都强作镇定。干过许多别人不敢干的事。我们牺牲在自己的生命里。面对过一败涂地的一无所有。也在所有的夜晚众志成城。有不想走的人走了,也有不想来的人来了。神经的反射弧建立了对共同因素的条件反射。

当我听见远处的马蹄踏过我刚走过的路,在这第一回听见由人构成的滂沱的喧哗,在大雪的尘土中冒尖的壮阔的队伍,和看到麻木的旗帜。和我也许看不见的挣扎中存活这的胜利者们

我的心头被揪紧,想说的话都打着颤。狂风从我的血液里穿过。我向一个蹒跚的病人一样不能向前半步。

谢天谢地!

接下来无论如何,千万别有人再掉一滴泪!

再见吧!再见吧!

我将死之时看到的一切,和你看见我的第一面。

--------------



我能听见风的声音,和世界要离我而去的一切。耳畔走马灯一样人声鼎沸。或者没有一个人开口说一句话。



*历史走向

不打tag了。因为我自己也看不下去我写的啥


评论
热度(4)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