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俗话说人】天有风云-4-

虽然过去的时光数以百万个月记,但过去这一个月却显得太晚太晚。*

#这一切关于死亡和爱#
#灵感来源于《往生情书》#
#部分剧情有借鉴#

赛科尔照旧拨弄这他的花,这是从花园院子里折下来的,现在他们插在玻璃花瓶里依然欣欣向荣。
面包机懒散的工作着,维鲁特站在他旁边拌着沙拉。赛科尔放过他的花,托着腮转头去看维鲁特的侧脸还有远处在窗格影子下的台面的纹路。
   赛科尔觉得时间安适且美好,这种感觉在今后每一个闲暇的正午都会蔓延在空气里,同时还有回忆里维鲁特半明半暗的侧脸,和面包机发出的细小声响和热腾腾香味。
之后每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都默默开始发酵那些和阳光一样朦朦胧胧的不明感受,改变海马体烙下的层层数据和杏仁核带来的对感情主观却并不充分的定义。
  这需要经历或长或短的日子,赛科尔把刀叉放在一边出神,维鲁特吃着简单的午餐,现在一切都在太阳底下晒着,默不作声的平分这空气里各怀心事的氧分子 。
   几乎之后的所有早餐和正餐都是维鲁特负责,而赛科尔只能顺理成章的善后他最不喜欢刷的盘子和刀叉。他们其中的一方在每个早上都要叫醒对方,工作日一般是维鲁特先起,休息日恰好相反。他们大都太快的熟知对方的习惯和喜恶,暂时说不清处于有意还是无意。维鲁特会递给赛科尔多加了点糖的咖啡,赛科尔习惯性的在维鲁特回来前为他烧好热水。维鲁特在天黑前回来,每每能看见赛科尔倚在门口,百无聊赖的抽着烟摆弄花草,赛科尔总有这个习惯。维鲁特偶尔在赛科尔对他的论文无从下手的时候过来帮个忙(虽然动物研究专业看不起植物专业,但是赛科尔的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维鲁特的指点了)他们常常一拍即合,也会在没有意义的世上争论不休。赛科尔还是会看着维鲁特的影子发呆,维鲁特发觉后看向赛科尔的眼睛,气氛有点僵硬和扑朔。赛科尔撇过眼去,也许属于人类的正常反应,或者有点被揭穿目的的尴尬,维鲁特看着对方躲开的视线,意味不清的微笑或者打量赛科尔瞬息间微不足道或者耐人寻味的一言一行
这一切让友谊成型的太快,或者构建起了爱情的轮廓,它的雏形还并不明确的发出使人心跳泛滥的指令,却已在不经意的视线碰撞和躲闪间酝酿使人回味和深思的情愫。
*摘自《伟大的悲剧》

评论(1)
热度(17)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