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六月二十八日祭】大千世界终要闭上眼

本文写自2016.2.17

虽然不能看了但还是发上来了

光从大殿里漏出来,他们落在曹丕的眼前,朦胧的堆砌成青年时那些愁赋怨曲里的瓦和墙。再然后是如何也回不来的逝者和南回北归的雁。曹丕再去一步步拾上他的臣民拜伏的阶。最后在雕了凹凸文饰的那把铸金的椅子前停下。

 他睁开了眼。

 白日的光唐突的漫进六月阴热的雾里,他总是在这个时候写下一篇篇的歌赋。而在夏天悬了太久的笔,总在秋天摔下萧瑟的墨。他在这个盛夏不在写着深秋的诗。他病倒在万岁三唱后的某个夏天。过于苛啬的时光没让他来得及将疆土伸向任何一处远方,却要挟着年轻的梦吐出最后一口呼吸。还没让他再下笔伤春悲秋的诗,去吟那些与他鸿愿大志的气势背道而驰的句子。这个年轻的诗人就闭上了眼,君王的名字也冠上了讳。撒手在黄初繁冗的六月天。画上了一个年代久远的句号,它依然将每一声叹息和鸿志都终结成同样年代久远的故事,镌刻在高远的史书里。再去花些笔墨慎重揣测那个帝王亲历的功与过;刻画他青春里每一根早生的白发;再去信笔那七步里的泪眼和冷眼;那敷发塞糠永远无声的怨念;还有鹰视和驴鸣;帷幕后的烟;宛城的背影;长江那岸寄来的信;接过顶鎏金镶刻的沉重华贵冠冕的手;和面南而坐后一眼望去那不可状貌的未来。

   抑或等到他彻底闭上了眼,限制了呼吸和做梦的权利。名字被不准叫出,换成了哀悼颜色的谥号。在这个夏天写上他死去的诗。和那个白绢后帝陵下长眠不起却生生存在的人。

 再道一声晚了千年的别

---------

-----------------------------------------------------

-----------------------------------------------------

-------------------------

#我是少年,白发爬满青春时间#

评论
热度(6)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