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见骨

 -〈求仁得仁〉-

结局很开放,吃糖是糖,吞刀是刀,看诸位心情

格洛利亚搓着手,在月台上眺望一列列飞驰的列车,她在列车驰过眼前的时候,迷起眼穿过风雪去看在眼前飞掠过的模糊的窗栏里的一张张脸,寻找着那张记忆里的面孔。

  那是一张硬朗的充满冷冽的面孔,棱角分明的鼻梁旁切出两道冷冽的眉眼,不苟言笑,坚实可靠。

  格洛利亚的脑海中回忆这个面孔,这是他的一个老友,他们并肩多年,眺望过同一颗星,一个伫立在岗哨下,一个静卧在风雪中。他们曾背对着祖国,举起信仰和闪着泪花的枪。他们看着千军万马的倒下后,长夜里异常闪烁的群星。

  格洛利亚对这个战友抱有最特殊的回忆,也许因为他们曾出生入死,比亲人更值得信赖。也许他们是彼此的知己,一个眼色就足够表情达意。

  又也许,这是一份特殊的感情,滋生在战火里,在枪炮声里生根疯长,又在迷失在多舛的命运里,看清在眼前的一步之遥的天国时,缄在唇边,烂在心里。

   

  是,我也是不够坦然,我太害怕失去他。

  

她头一次觉得失去了方向,在一条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像是去找那一片汪洋大海,却远眺群山之巅峥嵘的风雪兼程。跑的越快,就越来越远。

  她不知要吐露心声,还是我们之间继续沉默着并肩,跋涉在群山之巅的雪线里。

  她又看向眼前飞驰过的一列列列车。被在身后的手来回倒换,雪花似乎落在眼睫上,结成霜了的雾模糊了视野。

   她的战友被调遣到战火肆虐的一线,她则留在了这座小镇,看惯了时间长河里的人们来来去去,人群在这座小车站里交换。

 而如今前线的战火结束在了滴水成冰的空气里。她的心却重获血液。她的战友会在风雪中返程,她忽然有种渴望。

   她要站在月台前,让他眼前一片疮痍的冰雪,燃烧在瞳孔里。

  是一面国旗,一首歌,一把枪或一颗子弹,一句话或一个拥抱。

  还有那份在和平的太阳下,重新解冻的温暖。叫做

“爱”

她向前看去,看见熟悉的颜色。

那是国家的力量,风雪中的支柱,百折不挠的墙,无坚不摧的枪。

她在那一个个凯旋归来的勇士们中间寻找。

她希望这一切不要落空,她希望在走上蹊径前重返大道还能看见曙光。

忽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他回过头去看,是一张模糊的脸,被风雪削去了轮廓。

她睁大了眼睛,手中的背在身后的花束掉在了风雪里,火焰的花瓣燃烧在风里。

“哦,亲爱的,我早知道,这是一份缘木求鱼的爱情——”

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

*摘自,《群山之巅》

sot深夜60分“缘木求鱼”一题

评论(3)
热度(31)
  1. 拜佛拜神 不如拜仁🇩🇪曰个十百千万 转载了此文字
  2. 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曰个十百千万 转载了此文字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