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维赛日常全是糖

几个日常片段,都是随手,没有刀片放心食用

〈一〉
    在春寒还料峭的时候赛科尔坐在学校的围墙边的树上,枝叶还是浅色的大片铺开,风还是很冷,带着融化后的冰碴,却还是那么清爽。赛科尔朝教学楼看去。
“等谁?”
他听见有个声音问他,他笑了起来也不说话,春天的阳光正温暖,树下却还是很远铺开一片深绿色的影子,说话的人悄无声息的站在影子里,朝枝叶掩盖的枝杈间看去,那的树叶层层叠叠,互相垂下带着光斑的眼睫,看不出绰绰的人影。
“你猜啊——”
赛科尔笑的更灿烂了,他把身边的树枝摇的哗哗作响,脸藏在枝叶后,胳膊肘搭在膝盖上。
“下来,赛瑅”
维鲁特叹了口气走到围墙边,抄着手朝树上看去“你这样像个小姑娘”

赛科尔撩了撩耳边的头发,从另一边一跃而下,在维鲁特刚刚站过的地方转身,他眯了眯眼适宜光亮,教学楼的颜色从绿叶后斑驳的颜色变成原本明亮的蓝色。
他转过身来,维鲁特靠在围墙上看着他。
“克洛诺?”
他小跑过去,靠着维鲁特挨着墙根坐下,露出标志性的虎牙,笑的乖张不驯。
“你说谁像小姑娘啊,嗯?”

“你有什么怕的吗”维鲁特看着他。

“你不会游泳还是怕水”
维鲁特看对方没吱声,接着上个问题问下去

我——

赛科尔站起身来,也靠在红色的砖墙上。

“我怕死”

赛科尔看着树影不说话,维鲁特盯着他看,刚想开口说什么,被赛科尔打断,赛科尔抬了抬手,继而开口
“别给我说小姑娘才怕死,我不想听”
维鲁特笑了一声。赛科尔回过头来看他,维鲁特的脸上没有笑意,只是发了音节,在喉咙里笑了一声。

“哎克洛诺,笑一笑不行吗”

〈二〉
夜里风声刮响树叶,打在窗玻璃上响个不停。
赛科尔的闹钟也响个不停,没把他叫醒,倒是把维鲁特吵醒了,他拍了拍旁边的赛科尔,看见对方朦朦胧胧的揉着眼。
“起来”
赛科尔摸索着把床头的灯打开,外面一片漆黑,没有月亮也看不见群星,恐怕是要下雨。
赛科尔揉着眼去拿床头的衬衫,却被维鲁特抓住手。
“那是我的”
维鲁特扔给他另外一件,赛科尔衬衫穿了一半没扣扣子就去磨磨唧唧的洗脸,回来时看见维鲁特已经穿好衣服在门口等着洗漱,他坐在床上接着穿衣服
“克洛诺你起什么床。”
维鲁特皱了皱眉“我觉得你早晚会抱怨不公平,干脆一块起了”

“我还担心你疲劳驾驶,刀把还没摸上就出车祸”
他补充
你还无证驾驶呢。
维鲁特转身去洗漱,赛科尔扣上腰带去拿外套,维鲁特转身出来关上洗手间的灯,也从架子上拿下外套。
“你和我一块啊”
赛科尔看着他。
维鲁特打好领带看着赛科尔随便的穿着,伸手帮他扣好扣子,赛科尔向后抬头。
“这是现在,你明天早上不能这么穿”
“嗯?什么?”

“你希望我说什么”
“领子太低还是我的吻 痕太明显”
……
维鲁特把他的扣子系好,拧开宿舍的门

“我希望你什么都不说……”

〈三〉
赛科尔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维鲁特仍然还没回来。
他换上睡衣坐在沙发上喝牛奶,牙齿磕着杯子作响,半天没喝一口。
这种情况鲜少发生,维鲁特动作迅速绝不恋战惹事生非,他要拖拖拉拉一副大仇不报非好汉的架势,磨叽半天才往回走。
他想给维鲁特发个消息,但是又忍住了,要真有什么事,发了也没用,说不定手机早就断了信号,或者早就该销毁的销毁了。
他越来越往坏的情况想,毕竟应该先做好万全的准备再说。
他坐在沙发上等着门被敲响,这个迟到已经不寻常了,与约定时间时间已经晚了太多,维鲁特也没有发个短信告诉自己他要晚点回来,他旁敲侧击问了几个人,也没有答复。
他开始回想今天是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只是为了吓吓他然后说节日快乐。

这些情况被一一排除,他起身到了紧挨着门口的沙发上坐下,手里攥着短刺的柄,听着时钟一声一声的响。

楼梯里传来了意料之中的脚步声,他听不出任何危险,但这就是危险。这是熟悉的脚步声,它来到了门口,赛科尔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仍然没排除最好的结果。
紧接着是钥匙转动的声音,毫不拖泥带水,他告诉自己不能放松警惕。
直到门被打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没有其他人”
维鲁特说
赛科尔站起身来,悬着的心放下了
“大少爷你回来了——”
维鲁特站在门口,看着赛科尔,继而是他背后躺着的匕首。
赛科尔猛地被摁在沙发上,听见对方在耳边说
“没事了”

我现在需要小伙伴带我飞,有没有什么讨论群让我加一下,不要社团,组织性质的。或者有意的k个列,我会视奸你们的主页决定,有意者群号私我,另外k列的伙伴们请备注lof来的。
最好是维赛/西国同好。
这儿门牌号:
461218846

评论(9)
热度(27)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