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朝生

*人设取自六块钱太太
*摸鱼ooc和没营养现架
*我是写不好他们俩的

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落地的大玻璃反着货架上包装纸斑斑驳驳的颜色。
庄周在支着头一遍遍划着手机打发时间,半夜三更所有消息都被困意和睡眠抑制,最新一条消息还是三四个小时前那一条,同样的文字看到麻木。
而他刚刚起床,毫无困意,收银台的小姑娘带着耳机不亦乐乎的追剧,他坐在灯火通明的橱窗后,闲的发慌。
其实庄周也不是天天上夜班,但时间长了生物钟就被强制颠倒了,别人问起他昼伏夜出的现状时,他一直用
“我刚从朋友那回来,在倒时差。”随便应付过去
然而这个时差倒了几百年也没倒过来,他也一直没有去见过久未联系的朋友。

惠施被窗外昏黑的天色感染,心生困意,然而神经系统看到的仍还是一片艳阳高照蓝天白云,没有和衣休息的打算,惠施也只揉了揉眼,其实喝了一杯凉透的白水,就困意全无了,机舱里只能听见老人悉悉索索的说话声,单一频率的声音让人放松
手机关机放到一旁,他百无聊赖的重新拿起翻到卷了边的那本书,上面做满了批注,然而十分不公整,一笔一划都挤在行和行之间的空隙里,封皮上则整整齐齐列这两个字
惠施。

庄周起身想要活动活动一直保持一个姿势麻了的腿,开始刚刚站起来的时候毫无感觉,只是少了一个部件的奇妙感觉,到稍微恢复知觉的时候仍然十分难熬。起来补妆的小姑娘笑着问他。
“子休腿麻啦”
他靠墙抄着手站着,说是啊。
大半夜的还补妆啊,他问。
小姑娘一遍涂着口红一边感叹“女人啊——”
他直起身来,接了一句“人啊……。”

惠施听见礼貌有疏远的女声问他“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想问一下。
.……
于是惠施桌子上多了瓶水,还有一个空了的瓶子,其实他本想问一下,现在几点了。但是这个问题太没有意义,他的手机关了机,开机只是为了看时间也太麻烦,再说也没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知道现在几点几分何时何地。

“几点了”庄周问。
小姑娘的高跟鞋声在空旷的便利店里格外明显,她说才上了一个小时的班你就想着走。
“而且,你手机就放在柜台充电,干嘛不自己看一眼”
“我这不是懒得了吗”庄周笑着回话,他又百无聊赖的摁开手机,发现一条短信,而且并不是来自10086的欠款提醒,他深感稀奇,看了一眼号码,更觉得百年难遇。
发送时间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前,他那会还在梦里呢,他看了一眼电子表漂白到晃眼的数字,但还是回了一条不长不短的信息。

深夜的机场依然熙熙攘攘,有接机的亲朋好友挥着手,也有许久不见的亲人相互拥抱后热泪盈眶,还有手捧鲜花的情侣,和询问酒店地址的年轻人。
惠施打了辆车,陡然的温差让他哆嗦一下,窗外糊的开始朦朦胧胧下起了雪。
隔着马路依然能看见那一扇阻隔着温暖空气的大玻璃窗里泛着塑料的五彩影子,他推开门,响起一声机械的
“欢迎光临”
小姑娘礼貌的微笑,柜台里的庄周直起身子
“我还在倒时差”
他说。
————
———————————————————
虽然在几百米的高空航行,但想看到群星,却仍需抬头。

评论(7)
热度(46)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