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古往今来

迟到的深夜六十分
交错的时间线

然后他点了一支烟,白色和黑色交映在眼里,尽头是层层叠叠的人影,光照进视野里,檀木香还萦绕在空气里,还有香灰的朽木味,空气中的灰尘的涩味,甚至是咸涩的眼泪,汇成一汪海,一汪海后的咸涩味。

不知是几月份时,阳光从叶间穿下,园里的荷花在雨后仍垂着头,等到脚步声和木板的吱呀声分开,舜才回过头来,尽远,他问。
于是尽远未屈一半的膝终没有等到骨骼与地面磕碰时,便改向前跨了一步。
两人只是比肩而立,于是他说“不必跪了”

尽远仍推开了门,即使他早料到刚才唯唯诺诺退出的人和一片尖锐的瓷片落地声,已经召示了狼藉一片的场景,他叩门的手还是顿了顿,还未敲第一声,便听见椅子的万向轮似乎划烂了地板,然后紧接余怒未消的一声
“你进来”
虽然尽远知道对方常常阴晴不定,为此自己解决的烂摊子也数以百计了,但毕竟推开门时,脚下的碎片和逼仄的气氛还是让他深呼吸,他仍只字未提。只看见桌上只有茶具完好无损,甚至连灰都没落。
于是他陪这个阴晴不定又高高在上的人,喝了一晚的茶。

雕栏映在眼里,你仍点着灯,有飞蛾在光亮附近游荡,疲惫席卷了四肢百骸,因检完了最后一卷文书,窗外的景色在光下朦朦胧胧,窗上像糊了一层帏,尽远,你说。
忽然烛炎跳动后被飞蛾的翅膀扇灭,其他的白蛾失了光明,瞎了眼似逃窜。
你叹一口气,黑暗中的人清晰的回应你的呼唤,你想他还该应危襟正坐,一本正经的看着你自己的眼睛。于是有光重新亮了起来,烛泪却冷冰冰的砌在那,丝毫没有燃烧的动静。飞蛾在你们的视线间重新聚集,寻着光而聚集。
尽远,你再次开口。

河流却仍浩浩荡荡,走了的人却再也无法溯流而上。
交错的时间重新回到这黑白中间,却从未打通过开始与结束的墙
然后等再有光燃起来。

那半屈的膝,似乎现在才恍的磕在这世界上。

后记:
灵感来自“人如飞蛾,溯光而聚”,虽然这个梗好像使用率很高,但我突然想起来尽远能力是光。所以还是写了
时间轴看样子不乱其实挺乱的,可能是我还写不出来。一直想写这两个人,终于了了心愿。

评论(5)
热度(18)
  1. 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曰个十百千万 转载了此文字
    XD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