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自以为

我 操 你 妈,去 你 妈 的 吧。
走廊灯冰碴子一样吱吱歪歪的亮着,偌大的会议室里就我们二人剑拔弩张的站着,风哗哗啦啦的响,也不知道隔壁哪位没心眼儿的打字声大的像把打字机敲碎了,我看着他眼里着下雪,眸子却是火焰般的燎人疼。
我撑着桌面不说话,指甲里还嵌着弹片飞过撕裂的疼痛,我看波澜不惊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但弹劾挖苦抱怨和冷嘲热讽的话,到了嘴边一个词也说不出来。
得了,我什么话也不想给你说。
这世上没什么人能舍己为人,我还幻想所有事都靠你我再也无所畏惧,只要我愿意闷声影子里,在血腥味里活上一辈子,我永远能走这条道,我早就不想回头了。
我 真 他 娘 的  倒霉 ,我这辈子活着就为了去死,遇见你就为了散伙,交好已经是决裂,我总归要死千百遍,你早就忘了我了,当我站在你面前,谁替你活了这一辈子又替你死,你一个字也不敢说,他姓氏名谁,你一遍遍推脱“忘了”。
借口就是你这辈子,什么权利,名望,都是你想要的,你看我,无耻又无聊,和冷静教养沾不上边;你看我,活的四处碰壁,无名无姓无依无靠;你看我,思想空虚,思维泛滥,空谈也谈不拢理想。
你看我,以为我,从生就不需要名望,尊重,权利,生活,只像我,还需要什么爱。
死去吧你,我什么都给你了,你看我就像什么都不要,我都抛弃要活着了,我是不是可以直接去死。
我的手掌早就被浸在火里,生生扭断,弹片穿过骨头缝到底有多疼,血涌出来就像停不下,大洋猩红一片,随着疾风裹挟了疼和痛季季来访。
你是不是要问问:“怎么不拿天上的月亮,杀你该杀的人。”
对,第一个就是你。
我是不是应该傻到掏心掏肺把命都给你,你亲手劈开了我的眼眶,缝过几十针我从没怪过你。是不是还要我把心干脾肺掏出来统统给你,你才觉得你才刚刚能信我一回。
放 你 妈 的 屁 吧。

你别看着我,你眼里窝着火,烧的我碎成灰的手疼。

——————————

维鲁特回头时,看见赛科尔仰在后座,血决堤一样涌出来,淹没了眼里所有的光。

又是迟到的深夜六十分
薄情者与上位者

评论(2)
热度(27)
  1. 时之歌深夜60分主页鸽曰个十百千万 转载了此文字
    抱歉,期末了学业太紧这么晚才转Orz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