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世界上第一滴血


王耀斜靠在门框上,斜阳红的血一样的颜色,时间却还早的渗人。只要天拢了一丁点儿的昏黑色或者能看见月亮那欲盖弥彰的轮廓时,就有一种不断回忆起自己干过的所有的见不得人的好事坏事或者难堪的一样无聊的事,就像睡了很长的午觉后在握不紧拳指甲却扣紧肉里的感觉,他想把门掼死让木板和门框狰狞的响,却还是忍住了。
垃圾娄里干干净净感觉,像是刻意倒过了,连一点茶叶根的味道都没有,然而桌上刚有一杯热汽腾腾的茶,王耀把门框遮光板掀上去,还煞有介事的另泡了一杯茶,茶叶的味儿才从蒸汽里沥出来。
他没有继续守在门框旁,而是回到桌前坐下,然而屁股才挨着椅子一阵敲门声就响了起来,王耀忍不住头皮发麻,对这个声音反射性的一阵恶寒,然而他深吸口气,让这个声音不短不长的响了一会儿,才喝了一口茶,不疾不徐的揭开了房门。
门前是一个高大的俄国男人,王耀记的他的名字叫伊万布拉金斯基,但和这个名字一块留下的回忆需要来个了断,重新开始了,这一切需要从握手开始,王耀不用咬着牙僵立一边,伊万也不需要如入己室般顺理成章的找个座随便舒舒服服的搁那儿,两人四目相对的站着,伊万离门框还有段距离,站在那块深蓝色的地毯后边儿,王耀笑了笑,踩出门框先伸了手,伊万也笑起来,却还是只翘起嘴角,维持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他也迈出一步,占据了那块平平整整的地毯,王耀有点尴尬的撤回腿去,这才开了门,伊万也进了屋。
屋里还有泡开了的的茶味,直到他看见公文桌上还另放了一杯茶,才索性放下了那个诡异的笑容,重新笑起来又伸出手去,与那个需要仰视他的人郑重的握手。

“谢谢”
他也说

因为种种原因放到这里吧

评论
热度(5)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