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喝不惯,留到夏天的酒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片段

“你想让你脑袋开花吗,啊?”
赛科尔攥着那把刀抵在维鲁特脖子后边儿,他看见血液来来回回的在维鲁特苍白的皮肤下奔跑,他就势把维鲁特逼到墙根去,刀尖戳在脊椎骨最顶上。
维鲁特撑着墙往后撤腿,赛科尔拿刀抵着他,自以为维鲁特压根不会轻举妄动,但没想维鲁特反踹上他膝盖,刀刃顺着肩胛骨硬生生划开一道口子,血却没有霎时汹涌而出,却是迟疑了片刻,等维鲁特转过身去后背靠墙,才在雪白的墙粉上沾上一大片血红的印子。
赛科尔后退一步,借机就要夺门而出。维鲁特一把拽住他手腕,手指卡在关节处用劲,赛科尔的刀猝不及防当啷掉在地上。维鲁特照着他膝盖后就势补上一脚,赛科尔差点跪下。但最终还是扶住门把手撑着站了起来,维鲁特已经抄起了他掉在地上的匕首,反手用刀柄照着他颈后给了一击。
“你他妈有病吧!”赛科尔一个踉跄,维鲁特一脚把他踹到宿舍中间,自己后退一步,和赛科尔换了位置,用后背抵着门,还顺手上了锁。
“操你妈的闪开!你他娘的怕死别拦着我!你想挨我枪子儿我奉——”赛科尔火还没发完,维鲁特擦着他膝盖给了他一枪,闪着的光从伤口里钻进去,他一个趔趄,膝盖磕在地板上一声闷响。
维鲁特还不忘不再补上一脚,蹲下身摁着还在做无用功,想挣扎着起身的赛科尔,用他的匕首顺着他膝盖骨来上了一刀。
看见血毫不犹豫的浸湿了赛科尔的被割烂的裤子。维鲁特松一口气,而赛科尔本人已经完全没有行动能力了,只能躺在地板上破口大骂,维鲁特充耳不闻,胳膊穿过他动弹不得的膝盖下,揽着他的肩膀把赛科尔抱起来扔在床上。
“我操!”赛科尔猛抬起胳膊,却又被维鲁特抓住放回去。维鲁特把自己染血的衬衫脱下来,给赛科尔绑上止血带,然后坐在床边俯身摁着他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
“很好,你现在不能动了,总该冷静点了吧。”
“你他妈想干什么,直说不行吗?”
“我刚才直说你听吗?你早冲出去白白送死了。”
他仍按着赛科尔的肩膀,眼神淡漠,但却在瞳孔很深的地方点了一把火,隔着冰熊熊燃烧,赛科尔瞪了他一会,突然斜过头去“你有屁赶紧放,反正最后都是你有理儿。”
维鲁特从柜子你翻出酒精和绷带,然后打湿了一块毛巾,抬手时才觉得撕裂了刚凝住的血痂,后背一阵迟来的疼痛。他坐回床边,剪开了赛科尔膝盖上裤子烂了的布,一边擦干了赛科尔腿上一片斑斑血迹,一边给他说:
“现在可以听我解释了吧。要我以后死了,还有哪位拦着你找死?”
赛科尔没搭他话,突然啧了一声,冲他说:
“你能不能看着点儿啊,想废了我这条腿直说。”
“那我早就开枪了”
维鲁特轻笑一声,系上了绷带。赛科尔拖拉着腿直起身子来,后背靠着冰凉的床栏杆。
他看着维鲁特的雪白的眼睫,突然心血来潮,一把揽过维鲁特赤裸的肩膀,倾身吻了上去,血当即糊了一手,维鲁特猛的把他磕在床头栏杆上,撬开他的牙关,合上了赛科尔的眼。

评论(6)
热度(49)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