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山水无一日 苦海流尽长夜时

聊天走
@solar eclipse!

片段

房间很小,两张床中间只留下一个走廊,床上都摞满了被子,摞得很高,伸手就能碰到电灯。
他躺着上面,伸手去打落房顶的蜘蛛网。
他大声背诵着圣经里的句子,双手都放在胸口……
他突然想抽一颗烟,点燃后立在身边,静静等他化成灰,引燃被褥。等视野里都燃着大火,整个世界仿佛就留下他一个人,这时他呼喊的声音盖不过风的呼啸声,也盖不过燃烧的火焰声。
这时他终于可以说话了,终于可以朝着世界吐露心声了,所有的话被火焰听见,是废墟里的泡沫,是海里的灰烬,是耳边风,是眼中钉,是肉中刺。
他感觉背后新生的息肉间要生出双翅,从钢筋水泥中破土而出,穿越层层电缆包裹着的世界,想着不知名的方向自寻死路。
于是他站起来,和路上来来往往的人说话,把他所有能说的不能说的都告诉这片人群,告诉这一方世界。
无声的话语是没人会记住的。
所有人都侧耳倾听我的话,而最需要听的人只是充耳不闻,钝痛就像一把刀子划开人的手掌,你想握紧拳头,又想张开手掌。

糖果在锡箔纸里融化,张贴在回忆里,映出我自己的影子。
背后火海中的风在叫嚣,野兽也在怒号,人群向你追赶奔跑,面前是悬崖。
跳下去——跳下去——

他突然张开眼睛,铺面而来的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葡萄糖缓缓流入血液,他躺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
你的头的没有那么疼了,肌肉的酸痛也消失了,所有伤口都结过痂了,已经没事了。
可是人生是一个圈,要走总会再走到开头……

评论
热度(10)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