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文学 远离政治 逃避社会新闻

聊天走
@lunar eclipse!

请清君侧

  约稿,甲方:@迪亚无双   cp:丕懿丕

  司马懿去推脚踏车,钻到路灯照着的蓝莹莹的车棚底下,他早上来得早,车停在最里头。此时,半夜深更,天有欲雨之兆,许多车便纷纷到此避雨,于是,平时就挤的车棚更显得车山车海。司马懿侧身,将挤成一团的铁车铜架一辆辆拆开分开,再向外搬去。不过显然,人人为己,一心只求自己车子无虞,根本不管他车死活,他人如何是好。

  他一辆辆往外挪车,低着头呢,突然听见车棚那头作响起来,一抬头,自己头顶上也响了。往外一望。坏了,他想,雨已经下了。司马懿自认倒霉,心里只好暂时不想其他...

Kids Return

约稿


作品:《来自新世界》青沼瞬×朝比奈觉

甲方: @茶多酚 

bgm: 久石譲《Kids Return》 


说什么呢,我们才刚刚开始。 


 *题目来自北野武同名电影

*借鉴《金阁寺》

劫法场

   约稿:cp绣诩

   金主:阿读


      门外,传来响动——耳朵是听不见的,但是心里却可以感受到。张绣心里冥冥之中的威胁在悉索中作祟,他透过瞄准镜,能看见一个浮动的影子,果然有人在那里。他虽然自知凶多吉少,也知道先下手为强,但是扳机却同一块千钧的铅石,阻止着他将它扣下。猛地,探照灯打了过去——张绣知道:即使看清了他是谁,即使知道来者何意,自己也无权更无力将他拒之门外。然而看清暴露出来的这个散着光的轮廓之后,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人生四十多年来,握枪从不发抖...

新世界

约稿,金主:@羽曦灵薇/裴瑜 

  根据虚构故事改编:

                 命中注定…… 

安可(下)

   下一次见他,是在同事的社交媒体转发里了,是某一场拼盘演出,在很多乐队中,维鲁特发现了他。赛科尔穿着黑色的背心,脚下话筒线拖得长长的,笑起来,有明显的虎牙,耳骨钉反光,在舞台灯球底下发亮。同事看他在看这张照片,问:“你认识他吗?”维鲁特答:“是的。”认识,同事的意思是听说,知道。维鲁特心里清楚,其实是彼此熟悉,了解,认识你,还是件好事。同事问,他是不是纹身了?维鲁特听他这样说,不由得向后多翻了几张,于是便在照片中,很清楚地看到赛科尔胳膊上的纹身,好像是他刻意留给镜头的:一串电话号码,一个潦草的v,黑色的墨水,模仿着记号笔的痕迹,一笔一划,又模仿了谁的字迹,那么...

安可(上)

  十月份的那些天,十点半的那种黑着灯的时刻,图书馆的一座难求随着分针和秒针的兜兜转转也变成一人难求,也许时间会稀释人流。是这样的吗?维鲁特曾在过去的近二十多年间无数次想要求证过,然而求证的勇气总是没有,自以为是有求无证,实则是有证无求。夜晚,何处留人?总之“闭馆时间马上就到了,请各位读者尽快离馆。”温柔的广播声将人驱逐到黑暗里,黑暗又将人驱逐到睡梦里,等待第二天的闹钟催命般响起,或者先于闹钟醒来,枯坐着等时间的流逝。

    维鲁特斜挎着包,棕榈状的大片树叶被路灯拓印在柏油马路上,骑了小十年的摩托车还停在路边。他戴上头盔的时候,手...

黄初年间记忆

  *本文中各晚辈出生年份提早大约一轮左右

  *没有考据,捏造而已


   关于黄初年间回忆种种,睁眼闭眼,总逃不开我们政府楼里院里人、事。父亲钟繇,兄长钟毓,同在朝为官,都与这栋建筑有过密切的联系。在我儿时,因太祖尚俭,先帝从父之训,承其遗风,这楼并不同现在这般富丽堂皇。规矩、朴素,大方,简洁。透露出庄严——这是行政主楼。中书,尚书等中朝近臣在此办公。另外,三公名义办公室也位于此处。只是总是有名无实,空无一人,常掩着门,虚挂着锁。于是便成了各位家长安放我们这些府内子弟的专用室。当...

一年又一年

根据虚构故事改编:琐事 

流水账

  贾诩在文工团写剧本,不知道写什么,就起来转一转,画好脸的角偷着唱两句“哭啼啼把官人急忙搀起”他就走回去了,虽然没听过几回戏,但是贾诩的记性很好,因此唱词能记得差不多,他回到办公室里坐定了,原原本本的写上:

   “一无亲、

      咱二无有故,

      哪里奔投?

      侬官人你拍胸膛,...


1 / 4

© 曰个十百千万 | Powered by LOFTER